【一诗一会】W·H·奥登:如果爱益不能够有对等,愿吾是爱益得更多的那人


admin| 更新时间:2019-04-30 04:16|点击数:未知

1957年9月

声音展现出 爱益的喜悦和不起劲, 指头尽管敲着膝 还不克外示阻止, 心平气和来提衅 一并披露真情, 五十步乐百步 各有各的弱点; 爱益不在那里, 爱益换了另张座椅, 已然胸中有数 去下会到什么境地, 不再懊丧不满, 不再现在眩头晕, 脱离北方正得其所 欣然而无惑, 且不会用这一个 去推想另一个, 盘算着他本身的灾害 预言了熄灭且还不忠不信。

徐走在清凉、纷乱的迂腐街衢, 偶遇的座座喷泉已雪埋冰封, 它惯常的曲律你已遗忘;组成 一个事物实在定性已失踪。

| ᐕ)⁾⁾ 更多精彩内容与互动分享,请关注微信公多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和界面文化新浪微博。

1937年炎天,奥登(左)与幼说家克里斯托弗·衣修伍德(右)一同前去中国《某晚当吾外出信步》[英] W·H·奥登 著  马鸣谦 / 蔡海燕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8-10太亲炎,太含糊了某晚当吾外出信步(节选)搏斗时期(第二十七首)冬天的布鲁塞尔美术馆爱益得更多的那人

今夜,高级公寓的屋脊森然挺直, 那些孤立的窗户如农庄般灯火依稀; 说出的一个短语如货车满载着意义,

也永久不会像泉水般完善; 吾们必须生活在解放中, 一个山里的部族要住在群山之内。

2018年出版的《某晚当吾外出信步》收录了奥登最为脍炙人口的抒情诗篇,表现了其雄厚的人生经验与拙劣的诗艺。在创作中,奥登更情愿将读者视为能够与之倾诉、分享和交流的自力个体,而这些诗作,正是诗人造传递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爱益所作出的辛勤。

在吾们的幼屋里睡着,吾们恍然在梦中 置身于异日的盛大舞会;每座复杂的迷宫 都配有一张地图,训练有素的心灵律动 能够循着它的坦然路线永久沿途追随。

只有大哥、饥饿和微贱无助的人 在此温度下仍会保持一栽空间感, 他们围拢在一首,同处艰困; 冬天收容了他们如一座歌剧院。

当星辰以一栽吾们无以回报的 激情燃烧着,吾们怎能心安理得? 如果爱益不能够有对等, 愿吾是爱益得更多的那人。

“吾将永久爱益你,直到大海 被收首晾晒,海水也变穷乏, 直到那天上的北斗七星 化身为嘎嘎尖叫的鹅。

神迹降世,总会有一些孩子 并不稀奇在意它的到来,正在 树林边的一个池塘上溜着冰: 他们从不会遗忘 即便是可怕的殉道也必会自生自灭, 在随意哪个角落,在某个邋遢地方, 狗还会不息过着狗的营生,而施暴者的马 会在树干上磨蹭着它无辜的后臀。

先后经历了一战、二战和东西方冷战的奥登,曾几次奔赴搏斗前面,现在击过法西斯势力的嚣张,也亲历过战后欧洲的衰亡。在《西班牙》、《搏斗时期》、《美术馆》等经典篇章中,不乏诗者对杀戮的训斥和对搏斗相符理性的质疑。其中,《搏斗时期》十四走组诗即是奥登在1938年出访危难中的中国时所作。这些深富哲思又意蕴隽永的诗作抒发了奥登对搏斗及人类雅致的沉痛逆思,彰显了他一向的人道主义立场。

吾们钦羡溪流与房屋,它们这样确定: 而吾们却为舛讹所困;吾们 从未像大门般赤裸而恬静,

无数国内的读者意识奥登是从1994年拍摄的电影《四个婚礼与一个葬礼》中引用的那首《葬礼蓝调》最先。这首诗是奥登为同性情人Chester Kallman所作的悼亡诗,诗文情真意切,感人至深,也让读者记住了这位“有爱益”的诗人。然而,奥登的抒情并不光限于幼我之爱益。相比爱益情诗中百转千回的心理体察,人们对奥登在政治和公共事件上,尤其是搏斗上的介入却鲜有认知。

沿着涨潮的河道游走, 在铁路拱桥的下面 吾听到情人正唱着情歌: “爱益异国止境尽头。

关于苦难,这些古典行家 从来不会出错:他们都深知 其中的人性处境;它如何会发生, 当其他人正在吃饭,正推开一扇窗,或刚益在闷头信步, 而当虔敬的老人满怀炎情地憧憬着

自认的羡慕者如吾这般, 星星们都不会瞧上一眼, 现在前看着它们,吾不克, 说吾镇日想念着一幼我。

1938年12月

某晚当吾外出信步, 在布里斯托尔街头遛曲, 步辇儿道上人群熙攘 恰似那丰收的麦田。

1938年夏

“岁月会像兔子般逃脱, 只因它们常驻吾心怀 那迂腐世纪的花束, 和阳世最初的爱益。”

1937年11月

1929年3月

在自吾选择的山岭间迷失踯躅, 吾们频繁为迂腐的南方叹息感喟, 为那些温暖开阔、天性郑重的年代, 为活泼口唇中那喜悦的滋味。

伪如星辰都已殒灭或消逝无踪, 吾会学着不雅旁观一个空无的天穹 并感受它全然黑黑的庄厉, 尽管这会花去吾些许的时间。

“吾爱益你,尊重益的,吾将爱益你 直到中国和非洲彼此会相符 直到河流跃过了高山 而鲑鱼跑到街上唱歌,

抬看着群星,吾很清新, 即便吾下了地狱,它们也不会在乎, 但在这阳世,人或兽类的薄情 吾们最不消去不安。

1939年,奥登移居美国,随后皈依基督教,与此同时,他的诗作中也有了隐微“内倾”的趋向,技巧性逐渐淡化,智性则更为优厚。他不再炎衷于议决诗歌创行为社会现实和政治变革发声,而是将重心转向了对人类经验的追求。但不论是面对来自外部社会的窒碍,照样出于内在心灵的忧忧郁,“爱益”首终是奥登探讨的中央议题,也是被他视为救援当代人精神生活和道德逆境的力量。

譬如在勃鲁盖尔的《伊卡洛斯》中:通盘 是那么悠然地在灾祸眼前转身以前;谁人农夫 或已听到了落水声和无助的呐喊, 但对于他,这是个无关主要的战败;太阳 仍自闪烁,听任那双白晃晃的腿消逝于 碧绿水面;那艘豪华巧妙的船定已现在击了 某件稀奇之事,一个少年正从空中跌落, 但它有既定的走程,恬静地不息航走。

匆匆一瞥就可洞见整幼我类史, 而五十法郎会让异乡人换得一个权利 可将这瑟瑟发抖的城市拥紧在怀里。

……………………

爱益受野心驱使 如所定义 必会遭遇别离, 且不克批准“是”转向“不”, 只因“不”即无爱益; “不”就是“不”, 是摔门离家, 是绷紧了下巴, 一栽有意为之的哀情; 而说“是”, 让爱益终成益事, 是凭栏看风景 但见野外一片喜气; 若对通盘坦然信任, 沙发吱嘎吱嘎, 所以万事大吉, 爱益是脸颊贴脸颊, 情话对情话。

1907年,奥登出生于英国的一个大夫家庭,15岁初涉诗歌写作,短短几年间便表现出惊人的创作技艺。在英语世界,奥登被公认为继艾略特之后最主要的诗人,《新诗》的主编杰弗里·格里格森则以“重大无比”来形容奥登在20世纪30年代独领诗坛风骚时的盛况。在进步的眼中,奥登的诗歌不论内容照样技巧都表现出了与那时主流截然迥异的新意,但也因其在修辞和风格上几乎不可传译的高难度,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诗篇都未被完善地引入中国。

本文诗歌片面选自《某晚当吾外出信步:奥登抒情诗选》一书,经出版社授权发布。

1938年12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最新av青青草在线视频_米奇电影_米奇影视四色av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 2013-2018 谋某某公司 版权所有